东平特色饭店
欢迎阅读 茅盾文学奖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:m.mdwenxue.com
当前位置:首页  >  茅盾文学奖新闻

真正伟大的文学是坚韧的——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谈

作者: 更新时间:2015-09-22 17:43:00

 在消费主义浪潮裹挟之下,部分文学作品失却了精神坚守,越来越趋向于取悦市场,很多为人景仰的文学品质渐行渐远、芳踪难寻。但那不是文学的全部真相。真正伟大的文学是坚韧的,不论时代熔炉用多少昧真火去淬炼,只会让其更加熠熠生辉。而文学的坚韧首先来自于作家的坚守。

 
张小兰
 
8月16日,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出炉。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文坛最高的奖项之一。格非的《江南三部曲》、王蒙的《这边风景》、李佩甫的《生命册》、金宇澄的《繁花》、苏童的《黄雀记》五部作品获此殊荣。窃以为,这五部长篇小说所展现的生活广?#21462;?#36798;到的历史深度和显著的艺术高度是足够比肩此项殊荣的。
 
文学的低迷与媚俗,是多年来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。一些观点认为,文学早已低下高贵的头颅匍匐在市场的脚下,不论是出于生存处境的艰难,还是因为欲望的膨胀使其不甘于清贫。?#20808;唬?#22312;消费主义浪潮裹挟之下,部分作家作品越来越趋向于取悦市场,而失却了文学的精神坚守,很多为人景仰的文学品质已渐行渐远、芳踪难寻。但那不是文学的全部真相,真正伟大的文学作品是一些作家的终生所求。那些一炮而红又马上被人忘却的文学读物只是这个时代娱?#20013;?#27714;的产物,注定了被遗忘的历?#35775;?#36816;。真正伟大的文学是坚韧的,不论时代熔炉用多少昧真火去淬炼,只会让其更加熠熠生辉,而非熔化得面目全非。获奖的五部作品,不论是小说题材、情节、主题、语言等等,?#21152;?#37027;些充斥着市场元素与消费主题的商业化类型小说是完全不同的。《生命册》的乡土题材,《江南三部曲》书写的辛亥革命百年来的中国历史,王蒙真实的边疆生活……五部获奖作品无一不是?#38750;?#30528;文学自身的无限生命,而拒绝对市场的迎合。
 
今时今日,互联网无孔不入,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习惯。铺天盖地的信息资源涌来,让人丧失了静下来阅读与思考的能力,也使得现代人对阅读书籍不?#34892;?#36259;,无论是繁华都市,还是僻静山村,已?#27426;?#35265;人们读书的身影。看电视、上网成了绝大多数人的精神生活,“娱乐?#20102;?rdquo;的时代已悄然来临。在这样的时代,似乎文学真的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。但是,真是如此吗?越是冷漠的社会越是需要文学,王蒙说,“万岁的不是政治标签、权力符号、历史高潮、不得不的结构格局;是生活,是人,是爱与信任,是细节,是倾吐,是世界,是鲜活的生命。”我们需要“出土文物”——《这边风景?#35775;?#32472;的美丽伊犁的自然风光、多民族真实的生活场景以及其中洋溢的对生活赤诚的热爱,来提醒我们?#36136;?#29983;活可以有的真实和美好。我们需要《生命册》力透?#22870;?#30340;深刻,需要那对理想与人心底线的拷问,来?#27492;?#25105;们是为何又当如何去存于这世间。不然,难道我们要?#21335;?#26395;于缥缈虚幻的网络言情或玄幻,毫无根据的大片或?#36153;?#30005;视剧来拯?#26085;?“娱乐将死”的时代吗?还好,我们足够?#20197;耍?#22312;这样的时代仍然有这样的文学——深入生活的沃土,向着人的灵魂开掘,追问历史与社会,悲悯生命,并最终拯?#20219;?#20204;的精神。
 
 
从?#38382;?#36215;,小说越来越多,有内涵的越来越少。写手越来越多,作家越来越少,写作者缺乏巨大的才华和沉潜的耐心。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善于遗忘,从来都不?#21364;?#26426;会转眼即逝。不能否认,每个时代?#21152;?#19968;些伟大的作品由于种种原因而被遗忘,只有经过很多年以后,才被后来的读者发现。?#27426;?#26080;论古今任何一个国家,伟大作家都是甘于寂寞的人,只有静下心来真知灼见才会跃然闪现,只有远离喧闹的人群才会文如泉涌。试问现在的作家,还有几个像曹雪芹一样终生沉浸在文学的大梦之中,还有几个像鲁迅一样有勇气直言发自良知的声音,大多数作家都是固守着中庸之道,淹没在时代的喧哗与噪音之中,一辈子都听不到来自心底的灵魂呢喃。真正伟大的文学作品是坚韧的,是不惧民族与时代变迁的,而文学的坚韧首先来自于作家的坚守。一流的作家对?#36136;?#29983;活有认真深入的思考,坚持主体的独异性、个人性,将真实的情感寄托于文学。现如今在文学这条路上坚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许多年从?#27426;?#32456;地坚持文学初心更是难能可贵。而今这几位,格非、王蒙、李佩甫、金宇澄、苏童,哪一个不是从青丝?#22659;砂追ⅲ?#22312;这崎岖逼仄的道上苦苦坚持,茅奖的殊荣亦是对这份坚守的敬意。格非《江南三部曲》前后耗时将近20年,王蒙《这边风景》沉淀了37年之久才重新打磨问世,而《繁花》也是金宇澄一辈子文学?#38750;?#21402;积薄发的产物,《生命册》写了三年却是用了李佩甫50年的时间来积累,从26岁因《妻妾成群》一书成名,许多年来,苏童一直没?#22411;?#27490;对文学的?#38750;螅?#27491;如其所说,“每个作家?#21152;?#19968;个不愿张扬在心里的野心,就是要写出伟大的作品”。这些坚持与?#38750;?#36896;就了今天茅奖上不凡的力作。
 
但是,我们仍要看到,今天的茅奖仍是诸多熟悉的或年长的面孔。文学的新鲜血液在哪里?未来何以为继?我们年轻一代需要?#27492;跡?#20026;何王蒙能在19岁便惊艳文坛,苏童在26岁便有大成之作,而今仍有无穷的创作源泉?为何当今80、90、00后作品中没有那些大气象?
东平特色饭店 北京体彩网 美国恩波利亚州立大学 凡人传说 道童 五行电子游艺 福建22选5大星彩票专势图 北京pk10技巧万能7码 斯特拉斯堡高商好不好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传统APP 棋牌app搭建